农村婚俗陋习如何治理?人大代表、专家学者、党政领导、村书记这样说……

  天价彩礼日渐成为不少地方农民家庭的沉重负担,成为这些家庭陷入贫困、或者返贫的重要原因。因婚致贫、因婚返贫的现象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  在一些地方的农村,天价彩礼等婚俗陋习的蔓延一度衍生出了买卖婚姻、换亲转亲等有悖公序良俗的社会现象。这不但影响着婚姻当事人的家庭幸福,制造了社会的不和谐,也拖滞了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进程,更阻碍了全民奔小康的步伐。
  对此,今年中央发布的一号文件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“三农”工作的若干意见》中明确要求:“对婚丧陋习、天价彩礼、孝道式微、老无所养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。”
  那么,面对当前的农村婚俗陋习,该从何着手呢?全国两会期间,部分代表委员、专家学者、党政领导和基层工作者,他们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建议,小编邀您一起来看看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这样建议……
  张全收 倡导风清气正的婚恋观 移风易俗遏制天价彩礼
  “乡村振兴了,现在有个问题出现了,男女比例失衡造成农村年轻人找不到对象,这也是我这次关注的话题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朱里镇拐子杨村党支部书记张全收认为,造成农村年轻人结婚难,除了男女比例失衡,天价彩礼给农村家庭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。
  农村彩礼数额太大,一般情况下女孩儿要求很高,要房又要彩礼金。于是,家庭稍微贫困的男孩儿就找不到对象了。张全收在商丘、开封、驻马店等地农村调研中发现,农村彩礼普遍都是要房要车,有的还要求在城市买套房。
  “这给农村还不太富裕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压力。譬如有的农村家庭有两个男孩儿的话,就找不到对象。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张全收分析说,现在农村姑娘外出打工或者求学后,就不再回村了,而且城市里的男性也开始在农村找对象,农村的男孩儿就更不好找对象了。
  “农村女孩结婚,彩礼要到5万、8万、10万都有。男孩子条件好,不要钱也行;男孩子条件不好,彩礼就越多。”
  “物以稀为贵。”张全收通过他在农村的生活经历发现,近些年农村结婚彩礼越来越高,与农村男多女少有很大关系。“在农村‘娶一房媳妇,穷一个家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。”出于这样的担忧,张全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建议。
  首先,移风易俗,倡导正确的婚恋观。逐步摒弃农村结婚的繁杂仪式和昂贵的彩礼聘金,树立节俭的婚姻观。把以注重对方的财富、家庭条件为主的传统婚姻择偶观,引导为以注重对方个人能力和双方感情为主的现代婚姻择偶观。他认为,从观念上的扭转是最重要的,“还要注意对大龄男青年给予心理辅导与帮助,避免出现人格缺陷或走极端。”
  其次,做好牵线搭桥工作。妇联、团委、民政等部门,与社会婚恋机构紧密配合,为男女相识相恋提供方便。
  此外,立法严格禁止胎儿性别鉴定,把胎儿性别鉴定列为违法犯罪行为,坚决遏制男女比例失调进一步恶化。
  当然,最根本的是让农村男青年提升自身在婚恋市场的竞争力。他建议,“大力建设新农村,让大龄男青年‘栽上摇钱树、招来金凤凰’。”一是实施好涉农项目,支持大龄未婚青年创业。鼓励和扶持农村大龄未婚男性创业,争取把农村大龄未婚男性列入农村信用小额贷款的重点对象,支持他们利用当地资源优势、因地制宜发展一些“短、平、快”项目。二是开展农村实用技术和就业技能培训,为大龄青年“充电”。三是对大龄青年进行培训,鼓励他们“走出去”,通过在外务工、诚实劳动,可以有效解决婚姻问题。

  专家学者这样分析……
  杨华: 基层党委政府和群众自治性组织是治理天价彩礼的主体
  天价彩礼问题并不是必然出现的问题,是农村适婚男性及其家庭在婚姻市场上无序和恶性竞争的结果。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杨华表示,正因如此,天价彩礼可以通过移风易俗的措施给予解决或缓解。然而,农村移风易俗是一个系统工程,基层党委政府和群众自治性组织应该是治理天价彩礼的主体。
  首先,基层党委政府要为移风易俗提供制度规范。包括对农村彩礼及婚丧礼俗等都可以提供建设性倡议和规范性原则。基层党委政府的倡议和规范具有权威性,能够获得农民群众的认可和积极响应。在实行中由农村党员干部带头遵守,县乡纪检机关进行监督执纪问责。
  其次,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要积极倡导公序良俗,并采取约束性强的措施。通过村规民约的方式,将农村一些重要的事项、民俗规范下来,以为村民行有所依,并通过理事会的形式而使村规民约带有一定的强制性。同时要通过群众性组织对群众进行广泛动员,充分发挥农村妇联、红白理事会、乡贤理事会等各类组织的力量,凝聚婚俗新风改革的合力。
  最后,要注重示范引领作用。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在农村乡风文明建设、深化移风易俗等方面的模范带头作用。善于发现基层改革中的先进典型,通过教育引导、现身说法等灵活多样的形式倡导新俗新风。充分尊重各地习俗习惯差异的基础上,探索符合地方实际和特色的公序良俗。
  此外,杨华还表示,婚俗涉及乡风文明,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,它为乡村振兴提供精神动力,也是农民美好生活的重要方面。治理农村婚俗陋习要从农民群众日常生活开始,从他们感受最深切的身边事情和现象入手,通过解决一件一件的事情逐步提升和改善乡风。比如,可以从整治人情整酒风、整治彩礼攀比风等社会问题着手。
  人情泛滥、整酒成风,农民都深恶痛绝,也严重降低了地方社会的乡风文明程度,使得原本温情脉脉、互帮互助的农村“人情”变成敛财手段,进而使得农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金钱化、理性化乃至低俗化。人们在人情方面尚且相互计较、相互算计、相互不要脸面,那么在其他方面也就更可能丧失底线和原则,农村社会就会不断地萎靡堕落。所以,基层党委政府要根据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,通过对人情整酒风的整治进而改造农村社会关系,重塑农村人情及其社会关系的伦理内涵。
  农村婚姻彩礼之所以会不断攀升,除了与男女性别比失衡有关系外,还与农村内部在彩礼上的攀比有关系。彩礼越高,说明农民家庭之间的竞争越激烈。农村激烈的社会竞争会调动所有资源都投入到竞争之中,而忽略了其他更加重要的价值和意义,包括具有归属意义的村庄人际关系,包括具有规范意义的伦理道德等。通过在不同地区整治彩礼攀比之风,不仅降低了农民的婚姻负担,还抑制了农民之间的恶性竞争,使村庄社会关系回复到互助合作、相互提携和体谅的一面。

  党政领导这样认为……
  王国栋将婚俗陋习治理纳入社会治理大格局
  当前,随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深入培育、践行,社会风气的持续好转,婚俗发展大环境整体向好,移风易俗呈现多元化发展态势。但也有的追求所谓格调档次,大操大办、奢华浪费,更有甚者,索要天价彩礼,要好房豪车贵重首饰,还有低俗闹婚现象,对家庭负担、婚姻幸福和社会风气都造成不好影响。
  在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常委、副区长王国栋看来,婚俗陋习有传统风俗糟粕遗存的因素,更主要的是“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”不正以及婚恋观扭曲、低俗趣味导致的。生活中,婚俗陋习让人不堪其扰、深恶痛绝,工作中,需要进一步健全民政等相关部门、街镇、社区(村)上下联动,密切协同的基层治理工作机制,完善和践行村规民约和居民公约,充分发挥红白理事会作用。从去年开始,迎泽区积极创新“政府扶持、部门监管、社会组织承接、项目化运行、社工和志愿者协作”的模式,构建政府和社会组织优势互补、服务需求对接、服务能力共建、合力服务社会的婚俗社会治理格局,坚决遏制婚俗陋习,扎实推进婚俗改革。
  王国栋认为,婚俗陋习的治理目前还存在一些不足:一是受人伦、孝道传统观念和婚丧是人生大事、是私事、家事理念影响,社会上还有一部分人认为一掷千金,大操大办也是人之常情,在思想上还没有形成广泛、高度的共识,对倡导婚丧新风有一定抵触情绪,婚丧习俗治理面临一定阻力。二是宣传还不到位。还需结合地区实际和风俗习惯,持续、深入地倡导、宣传婚丧文明新风,全面、细致、有针对性地开展教育、引导工作。三是从披露曝光党员干部违纪违规操办婚丧事宜处理案例来看,党员干部示范带头作用发挥还不充分。四是监管还有不到位的地方。婚丧事宜点多面广、手段形式变得更加隐秘,而监督方式方法有限。
  对此,王国栋建议,进一步加大宣传教育力度,加强党员干部、国家工作人员的重点监管,将婚俗陋习的治理纳入社会治理大格局,通盘考虑、统筹安排、组织动员社会各方力量,运用社会工作的理念,广泛开展婚姻家庭社会服务工作,扎实推进婚丧习俗的治理和婚俗改革。
  王国栋还表示,治理婚俗陋习能够让村民群众减轻经济负担、减少困扰,婚姻更幸福、家庭更和谐、生活更美好,减少社会矛盾、维护社会稳定,推动乡风文明建设。同时能够引导村民群众通过自力更生、干事创业来勤劳致富、建设美丽家园。还能够让基层党委、政府和村级群众自治组织集中精力解决“三农”问题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。
  村党支部第一书记这样说……
  高武家 倡导婚俗新风尚 要靠党员干部带头
  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石马镇上焦村第一书记高武家在驻村工作中,发现村民的生活当中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婚俗陋习,这让村里的人情“变了味”,村民之间还有了“攀比之风”。不少村民觉得婚俗陋习不仅伤害个人,还浪费家庭钱财。在高武家看来,婚俗陋习让很多村民不堪重负,承受着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困扰,这在某种程度上阻碍着农村的整体发展。
  为改变这一现象,作为第一书记他积极协助当地村民委员会贯彻执行上级规定,把破除婚丧陋习之风作为加强乡村精神文明建设一项主要内容,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振兴工作,注重在移风易俗上宣传引导。
  结合实际工作经验,高武家建议,强化引导宣传,倡导文明新风。提升村民素质关键是要靠村干部常引导。村干部要利用下户、集中开会等时间,积极宣传移风易俗好的典型,引导村民自觉摒弃婚丧陋习等不良风气,消除攀比现象,减轻负担,形成勤俭节约、邻里互助、孝老爱亲等良好风尚。同时,配合目前开展孝善养老工作,“一对一”引导群众积极参与,推动敬老爱老良好风气的形成,使村民形成勤俭办理婚丧习俗事宜的自觉性。
  同时,强化党员干部带头,主动接受群众监督。“村看村,户看户,群众看干部。”每年年终、年中都召开村民会议,就此项工作进行总结梳理,查找不足,主动遵守、带头推动,不仅净化了社会风气,而且提高了群众威信,密切了干群关系,党员、村“两委”干部都签订了承诺书,使群众相信组织、相信村干部,愿意跟着村领导为实现脱贫攻坚任务、早日振兴乡村而积极努力。此外,对工作落实不好的村干部,取消其年终工资福利待遇,同时进行批评帮带。(信息来源:中国民政)

相关附件